全國咨詢/投訴熱線:400-618-4000

深挖傳智品牌片原型:哭戲簡單,現實艱難

創建時間:2020年01月06日19時38分

傳智播客2020年品牌片《夢想三章》發布后,不知熟悉傳智的你是否發現了片中隱藏的幾個彩蛋?


沒看的同學請主動預習,沒發現的同學可以再復習下,稍后我們揭曉答案。


可以看到,《夢想三章》講述了三個故事:王夢、武鄂在出租屋內開展智能機器人課程研發、劉想堅持課程升級逆水行舟、傳智專修學院李成詩打破家長質疑。


——片中角色“武鄂”,代表湖北武漢,智能機器人課程研發實現落地是在武漢一間出租屋里完成的;


——片中“課改”看似是2個人的沖突,實則是傳智13個學科,800多教研團隊打硬仗的艱難;


——片中“李成詩”,代表每一位傳智專修學院的初創老師,面對一所顛覆傳統的大學,家長的不信任只是傳智專修學院質疑聲中的一個縮影;


而片中三個故事主角王夢、劉想、李成詩的名字,合起來就是“夢想成詩”。三個故事,為教研、為課改、為辦不一樣的大學,代表著傳智播客“做教育,為夢想”的教育情懷。


深挖原型,其實難度和沖突要遠超片中呈現的100倍之余。來看看,為什么在這樣大的難度下,傳智人還是能把事做成?


為課程研發,他將老婆孩子送回老家


如短片中王夢、武鄂、趙深鵬的故事所講述,智能機器人學科第一次課研成果是在一個50平米的“出租房”里誕生的。


圖注:《夢想三章》智能機器人研發篇劇照


1


武漢一向是一個春秋季節很短,冬夏兩季很長的城市,特別是武漢的夏天,占據了武漢半年的時間。這才剛到清明時節,氣溫已經升到了30度。


傳智播客南研究院院長張澤華帶著吳通、覃勇荃、肖凱駿、肖琦、唐楊一行人,來到傳智播客武漢校區附近的一間出租屋落了腳。


圖注:智能機器人研發團隊在武漢出租屋


來到武漢之前,他們度過了很是“令人頭疼”的3個月。


3個月前,剛接到智能機器人軟件開發課程研發任務時,這6位擁有多年研發及授課經驗,且長期攻克國內外前沿IT技術的“老干部”,一時間有些發懵,竟覺得一身技能不知往哪兒使。


因為這是傳智播客首次涉足智能機器人軟件開發課程,也是教育培訓行業的首次嘗試,沒有案例參考,沒有經驗萃取,他們即將要面對的,都還是未知。


接手新學課研發任務的同時,6人便已在深圳集合。研發還沒開始,這6人已爭辯的不可開交,“Python是基礎,得先學Python,用它可以干很多東西!”,”得先學高數,優秀的工程師在職業生涯中一定要掌握高等數學!”……智能機器人軟件開發課程體系龐大,到底要學習哪些內容,這些內容的先后順序如何定?是課程研發需要通過的第一道門檻。


正爭吵不休時,不知誰突然冒出一句“不如,先來場角色扮演”,“我們的課程是為讓學員就業,那我們就去了解企業到底需要什么樣的人才,以面試者的身份”他隨即解釋到。深入企業一線了解需求,再根據其需求梳理課程內容及授課方案,得到了6人的一致贊同。


6個人劃分區域,用了一個多月時間、投了100多份簡歷、面試了數十家大中小企業、數十家不同行業技術公司,了解他們的用人要求,明確研發任務。


圖注:智能機器人課程研發實況


智能機器人軟件開發的核心課程分為2個模塊:感知和控制。利用自動駕駛舉例來說,感知就是辨別在哪里,要去哪里;控制就是怎么走,走到哪。


圖注:智能機器人課程研發實況


前期和后期同時開展,“銜接度”是最頭疼的問題,再加上智能機器人軟件開發課程學習曲線陡峭,如何從易到難設計一個合理的階級跨度,著實費了不少力氣。


“一周7天,7天都投入研發”是他們能想到的唯一辦法。將全部時間投入研發,課程進度似乎像按了快進鍵。


一切有條不紊推進,終于,智能機器人軟件開發課程研發在深圳初步完成。


2


緊鑼密鼓之間,第一屆智能機器人軟件開發已在武漢開班,接下來的6個月,這間50平的出租屋將成為他們的第二“戰堡”。


課程好不好,還得學生說了才算。這6個月,他們要將自己研發的課程教授給第一屆智能機器人軟件開發學科的學員,從深圳轉戰武漢,從研發轉戰課堂。


抵達出租屋時已是下午4時,距離第二天智能機器人學科的第一節課還有17個小時,不過,他們還面臨著一個棘手的問題——用于課上使用的屏幕廣播軟件還在報錯。


在此之前,他們已經連續奮戰了幾周,每天幾乎只睡4-5個小時,來死磕一套能夠用于授課系統的屏幕廣播軟件。


智能機器人軟件開發學科授課用的是一套獨立的操作系統,課上需要通過屏幕廣播來給學生逐行、逐句解析代碼,確保授課內容準確無誤的傳達給學生。而現有的操作系統下還沒一套教學用的屏幕廣播軟件。


抵達出租屋后,還沒來得及收拾行李,從進門到落座,他們利用1分鐘熟悉了一下新環境,順便感慨了一下“武漢真熱”的同時打開了電腦,繼續攻克報錯問題。還好,終于趕在上課前順利將軟件調試完畢。


圖注:智能機器人課程研發組正對技術點討論中


來武漢之前,肖凱駿似乎早已料想到在武漢上課的情形,臨出發前一天,他將妻子以及一歲的孩子送回了老家,有家中父母同妻子一起照顧寶寶,他可以一門心思撲到教學上了。


事實如此。白天上課,晚上備課、優化課程是那6個月的常態,碰到最難的那段期間,也曾連續一周備戰到凌晨三四點。


3


出租屋待著的6個月,正是武漢猶如火爐般暴熱的那半年。


上完一天的課程之后,即使是夜里11點,從校區走回出租屋短短幾百米的距離,6人都已是汗流滿背。


深夜子時,學校的周邊顯得更安靜了,沒有嘈雜的說話聲,沒有喧囂的汽車聲,但出租屋內卻依舊氣氛高漲,6人正對著一個42寸的屏幕熱烈討論,“考察一個知識點有沒有講明白,就是講給5個人聽,看他們能不能再復述出來。”


每天晚上還有一個必經環節,就是輪流將第二天上課的內容講給其他5人聽,根據5個人反饋進行修改、查缺補漏,以保證第二天的課達到完美的效果。


圖注:智能機器人手臂程序調試


這期間,也少不了爭吵。不過,往往一番辯論過后,6人總會以最放松的方式——逛樓下的沃爾瑪超市來調整情緒。


偶爾也會在超市遇到年輕的父母為孩子挑選玩具或零食,并不時逗樂一下坐在購物車中的小朋友。每每這時,肖琦似乎會突然靜默,并嘗試將目光轉移到別處去。


前天是孩子的一歲生日,為了不影響學生進度,肖琦只能通過手機屏幕給孩子唱生日快樂歌,生日禮物也只能讓快遞小哥代他送到。


“你放心吧,家里有我。”手機另一端的妻子看透了他的心思,給他安慰。得到妻子的支持,本還在動搖的心仿佛一瞬間堅定了。


“說到的事情必須做到,除非不可抗力。”6個人都是這樣約束自己,并相互影響。在武漢的6個月時間里,因為是帶第一屆學生,每個人負責的模塊都不一樣,學科內容又復雜,一節課都不能落,所以那段時間6個人都鮮少休息,為了讓學生真正學到技能,他們幾乎24小時在線。


“也沒想太多,智能機器人軟件開發課程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大家都想探索到底。”回憶起如何能長達9個月都保持高度緊張的狀態,他們只用了這簡短的一句話來總結。


圖注:智能機器人課程研發其中4位老師


讓他們最開心的莫過于:智能機器人軟件開發學科第一屆學員在畢業后22個工作日內,就業率達80%,一線城市平均薪資15000+、二線11000+,未就業的學員選擇了出國、參加考研。


沒有什么比這組數據更令他們覺得“一切,值得。”


為課改,他“上書”推翻總部新課綱


傳智的課程為什么能一直領先行業,一直被模仿?因為在傳智有這么一群人,他們能忍受孤獨,他們愿意走最難走的路。


“升級中級程序員課程”是傳智播客2019倡導全行業做出的大變革,這條改革的路就很難,但各個學科都在努力邁出最艱難的第一步。


圖注:中級程序員課程發布會


1


傳智播客中級程序員課程升級經歷了長時間的摸索和準備。第一次的真正萌芽是在一次總部新推出的前端教學大綱預案之后。


“不能接受。”剛上完課的李天成回到辦公室,用了整整半個小時看完前端學科新教學大綱預案公示后,卻只有這一個感受。愣了幾秒鐘,他轉身回頭告訴同事“這大綱,升級空間還很大啊。”與李天成有著同樣感受的,還有同個辦公室的其他幾位前端學科的同事。


李天成是傳智播客武漢校區研究中心的一名前端課程研發人員,也是一名前端講師。他們發現,新的課程大綱還不足以領先于行業,也不能更好的支撐學員的就業競爭力。


可是,他們又能做什么呢?大綱定制者在1200多公里之外的北京,況且,有人聽取并采納一個分校老師的意見嗎?大家心里都打了個問號。


“行動不一定成功,但是不行動連成功的機會都沒有。”沉默半晌,李天成首先發聲,他決定先以郵件的方式反饋,請示意見。


李天成一邊上課一邊期待著郵件能夠有回音。手機每震動一下,他都要趕緊拿起來看看是不是收到了郵件,但連發的幾封都石沉大海,他有些想放棄了。


晚上8點,武漢校區的幾個辦公室還在零星的亮著燈光,“李老師,最近我們公司用了一種新方式來寫這個效果,我覺得更簡單了!”一位已就業老學員發來視頻,想讓李老師幫忙輔導一下工作中遇到的難題。


1個半小時里,這位學員有半個多小時都在給李天成分享他在工作中遇到的新的技術,看著學生興奮的樣子,李天成有些悵然。


他決心再試一次。這次,他從四個渠道入手來準備材料,匯總老學員的意見反饋、與競品課程的資料對比、目前企業的常用技術,并把目前大綱里可優化的部分找出來并整理出對應的解決方案。


他要靠著這些材料來說服,所以每一句話,每一個數據,甚至于每個標點符號他都小心翼翼整理。


周六清晨,李天成還在睡著,被手機的一聲震動驚醒,這幾天他連睡覺都很輕,自從把整理的資料發出去之后,他時刻在期待著回音。


伴著忐忑的心情,他從枕頭下翻出手機,“一封來自<傳智播客黎活明>的郵件”讓他瞬間清醒,睡意全無。


這封郵件他看了三遍:傳智播客總裁黎活明,看到了他的郵件并作出認可,邀請他到北京詳細闡述。


在震驚和欣喜中,李天成開啟了"北上"之旅。


從武漢到北京,5個小時的車程。李天成絲毫沒有困意,他還在模擬見到領導后如何說服其他同事調整課程,甚至也已經在模擬意見被采納后他該如何做。一邊想,心里也抑制不住的激動起來,只希望火車再快一些。


圖注:武漢校區研究中心前端組,圖中為李天成


事實比想象中的順利,抵達北京后,經過幾次研討會討論之后,決定將課程大綱重新整編。


李天成如釋重負。


2


20個人、5個月、5個項目、225個課時。對于JavaEE教學組來說,這組數字是他們研發中級程序員課程最直接的成果體現。


然而研發的“第一次”當時可以說是來勢洶涌。


研究院給這個團隊下發了一個項目需求——同重慶校區一起進行“黑馬頭條”的項目及課程研發。


要知道,“黑馬頭條”相當于另外一個“今日頭條”,一個同樣功能的APP需要上百人的團隊來開發,而傳智的教研團隊在開發的同時還需要轉化成課件。


幾個月前,JavaEE教學組接到這個任務時,項目負責人王建宇坐在工位上一籌莫展,在一張寫滿“X”的紙上勾勾畫畫。整個JavaEE教學組的人加起來不到25人,拋除這個剛接手的項目,目前整個組在做的大約有4個項目,即使將項目人員最大限度壓縮,也只能騰出5個人來做。


讓5個人來完成上百人才能完成的項目是不可能的,連著王建宇在內的5個人都焦頭爛額,word中的“黑馬頭條課程大綱”也遲遲進行不到下一行。


這讓王建宇有些犯難。盡管如此,他還對隊員安慰到“不要有壓力,那么多項目都搞過來了,這個不算什么!”作為團隊的項目負責人,他不能帶頭泄氣。


嘴硬心虛,王建宇嘗試著尋找突破點。由于項目本身比較復雜,涵蓋的知識點廣而多,考慮到項目中哪些能夠讓學生實現快速且典型技術的增長,他決定避輕就重,只做其核心內容的研發。


方向已定,他們開始操刀對項目內一些重復的、簡單的、不重要的內容大砍大殺,只保留最核心的內容來定制課程大綱。


“老大,不能再改了,再這么改下去項目什么時候才能做完,手里頭還有別的項目等著呢!”自方向定了之后,他們第二天就著手進行課程大綱梳理,2周的時間,大綱已經推翻又重整了5遍,團隊中的成員忍不住抱怨。


接手黑馬頭條項目的同時,大家各自還帶著線下班級授課任務,基本上每天早9點到晚9點都在上課和輔導學生,項目的大綱是大家下課后加班加點,甚至犧牲周末時間來做出來的,著實都有些疲憊。


團隊每個成員的付出,王建宇都看在眼里,但在課程大綱決定著未來幾千甚至上萬個學員的實戰經驗和技術吸納,這一點,他決不能讓步。除了做好項目負責人的角色外,他還充當了團隊“啦啦隊”,為大家鼓勁加油。


傳智人的“務實”在這里體現的淋漓盡致,對課程質量的嚴把關,讓他們對大綱的每一個細節都盡心打磨。而這一搞,就是一個多月。


黑馬頭條課程的錄課也是他們團隊的初次嘗試。擔心辜負學員的期望,常常1個小時錄完一節課,他們要再花2個小時思考,等待更好的演講方式從腦海里蹦出來后,再重新錄一遍,甚至有時候會錄到三遍、四遍,直至滿意。


那段時間加班頻繁,幾人的白發一下子長出了很多。


“大家都被這個項目折磨壞了。”看到自己組內成員突然露出來的一些白頭發,王建宇心里更多的是不忍。


不過,好歹“折磨”也算有效,黑馬頭條課程項目作為JavaEE中級程序員課程一經推出就起到了標桿作用。


圖注:JavaEE教學組部分成員


忍受病痛堅持上課、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給學生補課、春節留校完成研發任務、除夕仍舊直播授課、深夜2點仍在回復學生提問……


這樣的故事為什么會發生在傳智?因為他們知道只有自己走最難的路,才能讓學生看到最美的風景。


為了辦不一樣的大學,他剃光了頭發


做了10多年培訓業務,看到了每年上百萬大學生畢業后還需要“回爐重造”,傳智決心要辦一所“顛覆傳統”的大學,培養高精尖計算機人才,還做出了“畢業月薪不達8000不收學費”的承諾。


辦大學看似光鮮,背后的難度卻難以想象。

1


圖注:傳智專修學院


魏然是19級數字媒體藝術班里一個 “特殊”的學生,他用了三年的時間,下決心從211鄭州大學退學來到傳智專修學院。而這樣的選擇,他的父母卻不認可。在父母看來,一個成立不到三年且沒有什么聲望的民辦大學,怎么能和211名校相比。


面對來自父母的壓力,魏然在學習上也有些力不從心。


李洋是這個班的講師,發現魏然的“不在狀態”,他找了跟魏然相近的幾個同學三、四趟才了解清楚。他聯合班里的輔導員陳艷,與魏然父母溝通,展示他的學習狀態,學習成績,也經常聊起魏然未來工作的方向以及薪資的問題,幫助父母認可魏然的選擇。


從質疑到接受,李洋和陳艷用了三個月的功夫。


2


這邊忙著說服家長,教學樓里的另一個邊卻在進行著一場有押有注的“賭約”。


譚仁龍和肖威從來不是好賭的人,除了4月1日那次。


譚仁龍和肖威是大數據12班的老師,4月1日愚人節那天,倆人與所帶班級的學生做了一個不成文的約定,約定內容如下:


那個4月,大數據12班學習氛圍始終保持高漲姿態,除了上課時更專注以外,他們利用下課以及晚自習時間總是會去“纏著”老師請教問題,周末甚至全班主動來教室“加班”。


而“賭約”的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到位。一度讓別的老師和同學以為大數據12班在籌備什么秘密行動。


直至月考之后,這個“秘密活動”才得以揭曉,大家的朋友圈被譚仁龍和肖威兩位老師的“剃頭照”刷了屏。


圖注:朋友圈刷屏照


為了提升班級學生的學習積極性,兩位老師煞費苦心。


嘗到了學習的“甜頭”,大數據12班的成績在這之后一直提升飛快,始終保持第一的名次。


3


譚仁龍和肖威老師利用“賭約”,不僅提升了學生的學習積極性,看到自己潛力的同學也對學習更加有了信心。


事實上,幫助學生樹立自信心是每一位老師首先要做的事。


在傳智專修學院創辦之初,也有很多曾是班級里的“后進者”和高考失敗的學生來到傳智專修學院求學。長時間在學習上的挫敗感使得他們對自己毫無信心。


為此,每一個來到傳智專修學院的學生,老師和輔導員們都會花大量的時間來幫助學生樹立自信心。


這需要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從小的項目開始,講師們會帶領學生手把手做起,讓學生看到他們的學習成果,看到自己的學習潛力,甚至對于一些英語基礎差的同學還會從基礎的單詞開始教起。


讓學生獲得的心理滿足感,激發潛意識里的自信心,從而正向推動在這方面的學習動力。

圖注:傳智專修學院某老師利用課下時間輔導學生


不僅如此,跟一般的大學不同,傳智專修學院每個月都會整理每位學生的在校狀況報告反饋給學生家長,報告中包括學生的出勤、學習情況及身體、生活狀態,讓學生對自己的學習情況有監督,也讓學生家長對學生的在校情況放心。


圖注:傳智專修學院學生在校報告


如今,第一屆學生通過“工作式學習”進入企業學習半年后,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


有同學在實習期間便拿到了15000元的月薪,有80%的企業明確表示傳智專修學院17級的學生一旦結束“工作式學習”,就可以給到8000元的月薪。要知道他們都還沒有畢業,平均年齡僅20歲。


面對質疑和辦學過程中的諸多艱難,能把被高考淘汰的“后進者”培養成企業認可的“自信者”,對傳智專修學院來說,這就是夢想成真。


圖注:傳智專修學院某班級合照


這些為夢想奮斗的姿態,每一段歷程背后無一不是閃光的日子。


而故事中的每一個人,都以一種堅定的態度,為他們那段記憶深刻的奮戰歷程下了定義——因為夢想,所以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可創造,一切皆可實現。


因為有夢想指引,所以他們不顧疲倦、不懼挑戰,舉旗定向,至道無難。


2020年,“夢想”在等待你的珍視和實踐。

10大熱門學科
直播課

立即
試聽
理财平台关闭后储户的钱怎么办